當前位置:臺州廣播電影電視集團(總臺) > 科研論著

融媒時代電視媒體的堅守和創新

文章來源: 發布于:2019-05-15 閱讀:950次

椒江廣電中心 丁巍

摘要

融媒時代,電視媒體受到巨大的沖擊和嚴峻的挑戰:兩微一端來勢洶洶,B站、快手、頭條、抖音、愛奇藝等等八仙過海各顯神通,傳統紙媒開拓融媒做起短視頻,唱衰電視的論調也一度甚囂塵上。在多重壓力多方夾擊下,電視媒體如何轉型升級保持傳媒地位,繼續做好輿論引導,是電視人面臨的現實課題。本文結合歷史縱軸和業界橫面的經典案例和實踐,就現階段電視媒體的守正創新進行探討。

關鍵詞守正創新 新聞立臺 群眾路線 輿論監督 創新融合

 

  • 引言

自1958年5月1日中國第一家電視臺——北京電視臺(中央電視臺前身)開始試驗廣播以來,中國電視媒體已經走過60多個春秋。60多年來從無到有,從單一節目走向百花爭艷,中國電視一度抵達輝煌盛景。近年來在媒介競爭日益激烈的媒體生態下,在市場化經濟利益的沖擊下,網絡媒體爆炸式信息和各種花式傳播的的裹脅下,電視媒體遭遇巨大的挑戰,或主動或被動地進行了各種創新探索。如果說“新聞立臺”依然是各級廣電的安身立命之本,那么堅守輿論陣地是黨媒的至高責任,創新融合是打造新型主流媒體的關鍵。

  • 新聞立臺  堅守輿論陣地

黨的十八大以來,浙江省各級廣電認真貫徹中宣部、國家新聞出版廣電總局關于加強新聞宣傳管理的各項部署和要求,積極推進新聞立臺,黨辦媒體守好輿論陣地的意識形態“疆土”主權。作為新聞立臺試點單位的臺州廣播電視總臺,近年來不斷強化新聞節目創新創優,努力探索主流媒體增強核心競爭力的新路徑,通過優化節目、欄目結構,加強新聞節目帶建設,節目品牌化和創優常態化建設,堅持一月一主題一策劃、重大主題報道兵團作戰等,做好新聞立臺,堅守輿論陣地。

2.1堅持正確的輿論導向

“鼓天下之動者存乎辭”[1]。現代傳播媒體在中國近代的出現,產生于殖民國家迫切的文化侵略需求,基于其企圖從文化和意識形態的滲透來打開中華帝國封閉大門的野心。鴉片戰爭之后,中國人認識到報刊的社會影響力,一個存在于執政者和民眾之間的言論空間孕育而生,并逐漸成為公共的精神空間。至民國時期,“輿論成為各個政治黨派與民眾之間的重要聯絡渠道,也成為各派政治力量爭奪主導的領域。” [2]政黨一旦主導媒體,就可以主導公共精神空間,從而獲得權力的合法性和社會動員能力。

馬克思和恩格斯創立的馬克思主義新聞觀認為,黨辦媒體是“能夠以同等的武器同自己的敵人作斗爭的第一陣地”[3] ,是黨存在和發展的標志。馬克思主義新聞觀的中國化發展,一直突出強調黨性原則:從毛澤東的“政治家辦報”,到江澤民的“福禍論”( “輿論導向正確是黨和人民之福,輿論導向錯誤,是黨和人民之禍。”[4] ),以及習近平新聞思想關于“黨的新聞輿論工作是黨的一項重要工作,是治國理政、定國安邦的大事。”[5]“新聞媒體是各種勢力爭奪的重要陣地,新聞輿論工作處在意識形態斗爭最前沿。” [5]

隨著技術革新傳播方式,以及受眾公民意識覺醒,今天的很多受眾轉身成為自媒體參與到傳播中,各種嬉笑怒罵在傳統媒體中不宜出現的詞句甚至成為自媒體常用語,“任性”的“情緒傳播”成為常態。傳者的無門檻也滋生出一些自媒體、公共號流量至上,只求經濟利益而罔顧社會價值,只求抓眼球搏關注度而傳播無底線的假新聞、淫穢色情及暴力等內容屢見不鮮,更有甚者還制造輿論暴力、或者引發社會恐慌、或者制造社會矛盾等惡果。“10萬+的幽靈驅使著人跪倒在流量面前,讓自己的靈魂和價值觀,丟掉恥感,丟掉使命,丟掉人的尺度,奔向變現的彼岸。”[7]2019年開年不久爆出典型的傳播案例——號稱國內自媒體女王的咪蒙,其旗下的子公眾號“無才華青年”的《寒門狀元之死》推文因其“發布虛假內容、傳播污文化、喪文化、販賣焦慮情緒、騙取流量行為”引起社會嘩然。2月21日“咪蒙”、“才華有限青年”公眾號均已注銷;隨后,今日頭條“頭條管理員”發布聲明,稱根據相關政策法規和平臺規定,對相關賬號進行封禁處理;鳳凰網大風號官方也發布聲明稱立即關閉“才華有限青年”“咪蒙”的大風號,“停止其在平臺上的一切活動,不得轉世。”

盡管互聯網野蠻生長時代已經結束,但在全民皆媒的紛繁復雜的傳媒環境中,尤其在詭秘多變的國際意識形態斗爭中,媒體政治意識、底線意識、把關意識仍是業界責任所在。黨媒堅守輿論陣地堪稱中流砥柱,仍是國家安全和社會穩定的關鍵一環。

2.2堅持群眾路線

“水可載舟,亦可覆舟。”有著五千年燦爛文化的中國,治理國家以庶民為本,是中國古代君主關系的核心理念。中國民本政體延續了兩千多年,管理著世界上規模最大、差異也最大的社會,是世界上持續最久的政體。[8]

群眾路線從政黨的角度重新塑造了人民的概念。[10]十六大報告明確提出“黨領導人民治理國家”理念。建國70年來,群眾路線一直被奉為中國共產黨的核心執政路徑。而回溯我黨革命初期,共產主義小組創辦工人報刊,多次刊登啟事,歡迎廣大工人投稿,在眾多報刊中首次顯示依靠群眾辦報的思想。中國共產黨成立以后,發展了這一傳統。傳播語態的口語化、接近底層群眾使得中國共產黨實現對民眾的思想啟蒙,也讓黨的宣傳具有星星之火可以燎原的傳播力。“一旦農民可以成為一體化結構組織者,缺乏基層干部、政府管理難以深入廣大農村的困難立即克服,使得擁有近五億人口的農業大國可以有效地組織起來。”[9]成功的組織動員為我黨最后取得解放戰爭的勝利凝聚了民心,獲取了民意支持以及巨大的農民群體力量。

中國電視媒體傳播初期受限設備和技術,而以高大上的姿態呈現在受眾面前。至1983年創辦舉國同歡的“春節聯歡晚會”,初現親民形象。上世紀90年代業界轉向電視的“家用媒體”屬性及其特有的傳播規律的探索,創新培育出《焦點訪談》、《新聞調查》、《實話實說》等名欄目、名主持人,將中國電視引向輝煌之路。2002年1月1日,江蘇衛視推出《南京零距離》民生新聞,以民生視角、民生語態創新傳播形式,將高高在上的傳播語態改成平視、接地氣、貼近生活貼近群眾,迅速創下收視新高,成為當年的爆款,并在全國刮起民生新聞熱潮。“民生新聞不僅表現在題材選擇上的民生內容,而且還呈現出報道立場上的平民視角、價值取向上的民本意識以及報道方式上的民眾話語。”[11]

互聯網要求社會更加公開、平等,它將網絡的本質推向了一個極致——建構人類交互關系。互聯網推動下,代表最廣大人民群眾利益的中國共產黨的群眾路線有了更具象的實施路徑。而作為家庭媒體的代表,電視媒體在群眾路線上還表現出凝聚小家成大家的獨特的媒體影響力。2012年以來,《小康》雜志連續開展媒體公信力調查,在各類傳統媒體、新媒體中,電視媒體的公信力始終處于首位。[12]

2.3堅持輿論監督

馬克思、恩格斯把黨辦媒體看作“重要的黨內生活杠桿”[13]以提供進行批評和反批評的可能性,揭露癰疽,從而保證黨的肌體的健全活動,永葆青春活力。“澄清謬誤、明辨是非,是新聞輿論工作原則性和思辨作用的集中體現,關系意識形態安全,關系形成社會共識。”[14]

央視的《焦點訪談》一直被業內視為輿論監督類節目的楷模,揭露問題療傷治病,緩和社會矛盾,是社會穩定的調節器,被受眾高度認可和信賴。各級電視媒體也有相應的輿論監督節目。比如臺州廣電的《全媒體問政》《臺州深觀察》《陽光熱線》等輿論監督類節目在理念上與之一脈相承,旨在及時發現問題解決矛盾,營造本土良好的社會風氣和輿論環境,為當地的社會發展和經濟建設保駕護航。

在信息越來越迅速暢達透明的互聯網時代,一些地方卻仍存在“防火防盜防記者”的遮掩心態,面對輿情危機時躲避輿論監督而引發二次輿論危機的教訓也屢見不鮮。如天津濱海新區8.12爆炸事件,地方媒體患失語癥被業內不恥,更被群眾詬病。耐人尋味的是,在2019年3月出爐的中國地方政府信用排名中,天津因政府債務持續增長而墊底,其中濱海新區負債率超過800%。

反之,采取積極地解決問題的態度真誠接受輿論監督,第一時間通過各種媒體搶先發布事態進展和處置信息,杜絕謠言的滋生,獲得群眾諒解,得以化解危機,已經成為輿論場各方普遍認可的基本操作。其中經典案例如昆山反殺案引爆全民大討論,民眾話語理性呈現,司法界及社會各界廣泛的法治探討成就一場深刻的全民普法教育,此案還入選最高檢案例,有效推動我國法治建設。

3.電視媒體的創新融合

移動社交環境更深刻地改變了傳受關系,技術促使傳播語態的進一步求新求變,接地氣的社交化語態在社交媒體的推動下,也影響收視喜好。“新聞機構都在變得越來越開放,一邊讓民眾更輕易進入和參與。更重要的是,這意味著傾聽民眾的聲音并創造更加透明的編輯環境。” [15]2014年中央提出打造“新型主流媒體”的戰略布局,主動應對新傳播革命。如何發揮主流媒體的輿論引導作用,貫徹黨的群眾路線付諸于實踐,真實地反映群眾呼聲,引導推進民生問題的解決,這些現實課題在融媒時代更考驗電視媒體的政治覺悟和職業素養。

3.1創新語態,接地氣,通人情

新聞作品要“用事實說話、用數據說話、用典型說話、用身邊人說話、使新聞報道見人見事,更具吸引力、感召力和說服力。 ”[16]

我國1993年以來的電視新聞改革,其成功的深層原因更在于《東方時空》實驗了一種新的電視理念——重新檢討我們與觀眾的關系,重新認識電視的“家用媒體”屬性及其特有的傳播規律。[17]此后有上文提及的《南京零距離》,傳播語態改變字正腔圓,轉為貼近受眾的口語化表達,并給與普通民眾話語權。再有2006年臺州廣電總臺電視文化頻道推出的方言新聞《阿福講白搭》更是收獲臺州本土上至耄耋老人,下到黃口小兒的龐大的鐵桿粉絲群,節目收視率創省內新聞欄目新高,隨之而來的是本土電視節目承載廣告量的霸主地位多年不可撼動。還有浙江經視的2009年開辦的《新聞深呼吸》,盡管是對各大媒體發布的重要新聞時事的二次生產,相比自采新聞成本要低廉得多,卻以主播舒中勝一口鄰家大叔“彩色普通話”的親近感和獨到的觀點塑造意見領袖魅力,歷經十年長盛不衰。

融媒時代日益激烈的媒體競爭,倒逼基層電視媒體勇于創新,積極發揮本土優勢,挖掘本地故事,尋求融合發展新路。如椒江廣電中心2018年推出《一對夫妻在大陳島建了一家最美民宿》《最美母親盧海敏》等報道在“無線臺州”APP推出,閱讀量兩天破萬。

3.2挖掘優秀文化資源

黨的十八大以來,習近平總書記站在中國特色社會主義事業的時代高度和中華民族走向偉大復興的歷史高度,提出四個自信之一 的“文化自信”。“國家之魂,文以化之,文以鑄之。”改革開放40年,人民生活日益富足,并逐漸轉向精神文明的更高追求,同時也開始對現行文化現象進行反思,對傳統文化進行保護傳承。尤其是中國年輕的90后00后們受過高質量的教育,有著有高度的文化自信,他們主動發掘并傳播傳統文化之美,成為文化復興的新勢力。

上世紀90年代繁榮的電視媒體在市場化運作體制下催生綜藝娛樂等節目形態(如1997年,湖南電視臺模仿港臺節目制作了《快樂大本營》和《玫瑰之約》,此后各大電視媒體競相推出類似節目),曾一度為追求經濟效益而衍生出娛樂至上,娛樂至死,娛樂泛濫的現象。2017年,國家新聞出版廣電總局發布了《關于把電視上星綜合頻道辦成講導向、有文化的傳播平臺的通知》,明確我國所有衛視頻道的發展定位:成為講導向、有文化的傳播平臺。

與此同時,以中華優秀傳統文化為主要內容生產的電視節目也越來越受到關注和歡迎。其中,央視的現象級節目《國家寶藏》成為國際節目交流會中國代表團首推的自創節目模式,走出中國電視綜藝節目的爆款一直依賴海外引進節目模式的尷尬境地。

隨著《中國漢字聽寫大會》《中國成語大會》《中國詩詞大會》《朗讀者》《國家寶藏》的走紅,在央視“國家文藝”特征與口碑收視雙贏的現象級示范效應下,各地方衛視也相繼打造自己的品牌文化節目,臺州廣電總臺近年也先后打造《唐詩來了》《朗讀臺州》《和合文化》等文化節目帶,成為本土文化的強大推動力。椒江廣電中心2018年以非遺為題材的《傳承非遺》在央視新聞移動端每期點擊量都在短期內破萬,優秀傳統文化的強大生命力和傳播價值可見一斑。“立足于傳統、棲息于詩意,并在傳播過程中覓得有別于其他流行娛樂樣式的深入人心,一首唐詩、一卷書札、一封信箋,這些文化符號的存在或多或少也為這個消解一切宏大的社會尋回了特定的文化意義。”[18]

3.3打破壁壘  創新融合

融媒時代媒介介質日漸模糊,破壁跨界創新成常態。“新媒體的最佳傳播效果常常不是在一個平臺上發布新聞所產生的影響力,而是體現在網絡上不斷的分享帶來的擴散效應。” [19]對于傳統媒體來說,主動革新轉型,適應新的傳播語境語態,重建新聞與社會的關聯,不僅是其繼續生存的必經之路,也將對社會文明進程產生巨大的推動作用。“創新、協調、綠色、開放、共享”的發展理念,對于媒體轉型同樣有著積極的指導意義。

近年各黨媒也是八仙過海各顯神通,在創新融合上推出經典爆款。如2017年7月29日建軍節來臨之際,人民日報客戶端跨界PS,推出《快看吶!這是我的軍裝照》活動,用戶可一鍵生成自己的“軍裝照”,將正面宣傳與用戶互動融為一體,短短9天時間瀏覽量超10億。

新華社跨界說唱,先后推出說唱"神曲"《四個全面》、《全面深化改革STYL》、《Let's go Belt and Road一帶一路,世界合奏》等,將主題宣傳和時尚流行音樂結合,軟萌活潑風讓人猝不及防勢不可擋。

廣東省紀委宣傳部、南方日報、南方+客戶端聯合制作的反腐脫口秀節目——《武松來了》,主播南方報業記者趙楊,跨界天津快板,以案說紀,一改廉潔教育的說教化的刻板印象,此款報媒的移動短視頻節目,點擊量達千萬以上。

除了在節目語態、表現形式上創新,一些黨媒(如南方報業集團等)還積極整合公共資源構建移動端平臺持續主導傳播權,并進行有效的戰略布局,利用大數據資源拓展傳媒業數據科學,積極參與智慧型政府建設,為政府和決策部門提供輿情分析、專題調研報告、決策建議等智囊服務,為傳媒的轉型升級提供更高格局更廣闊視野的創新樣本。

5.結語

融媒時代,媒體的關聯變量由原來的有限變成幾何級數激增,關聯主體甚多,不確定性升級。站在技術更新前沿,電視媒體掌握傳播主動權和影響主導權,仍需堅持正確的輿論導向,堅守新聞立臺之根本,增強“四力”,創新表達主題報道、弘揚主旋律,主動與優秀傳統文化結合,探索節目新形式,甚至勇于積極主動地站上更高層級為社會管理和城市建設提供輿論和智囊支撐,為傳統媒體的創新融合發展開疆辟壤。

 

【參考文獻】

[1] 《周易.系辭上》

[2] [10]沈國麟等《善治安心——中國網絡理政的理念和實踐》.北京:華夏出版社,2017:13,206

[3]《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39卷.人民出版社,1974年,336

[4] 《江澤民選集》.第一卷.北京:人民出版社,2006年,564

[5] 《習近平談治國理政》.第二卷.外文出版社,2017年,331

[6] [14] [16]《習近平新聞思想講義》.北京:人民出版社 學習出版社,2018:25,51,81

[7]博士寶寶寶寶 《請不要談論咪蒙了,我們都照照鏡子》 吐槽青年:曹林的時政觀察2019.2.21  https://mp.weixin.qq.com/s/QQUr5ZrOIplm3KVfeaMiQg

[8]潘維  中國共產黨的民本“新路” 《人民論壇·學術前沿》[2012.5.11]www.chinapeace.gov.cn/2012-05/11/content_4698788_5.htm

[9] 金觀濤 劉青峰 開放中的變遷:再論中國社會超穩定結構[M].法律出版社,2011:342

[11]董天策 民生新聞:中國特色的新聞傳播范式  《西南民族大學學報( 人文社科版)》2007 (06)總第190期http://xueshu.baidu.com/usercenter/paper/show?paperid=cf7753719018ec34cd341769e99696ea&site=xueshu_se

[12]章巧明 林堯增 提高供給力 提升引導力 增強傳播力——臺州廣電集團深化新聞立臺實踐 《臺州新傳媒》2018(04),24

[13] 《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37卷,北京:人民出版社,1971:375,

[15]PER WESTERGAARD & SREN SCHULTZ JRGENSEN 革新新聞業9大核心觀點:全球54個新聞編輯部的業內趨勢總結  《新京報傳媒研究》[2018.7.18]

https://baijiahao.baidu.com/s?id=1606303825053978305&wfr=spider&for=pc

[17]孫玉勝《十年——從改變電視的語態開始》. 北京:生活.讀書.新知三聯書店 ,2004:209

[18]顏梅,何天平.電視文化類節目的嬗變軌跡及文化反思[J]《現代傳播(中國傳媒大學學報),2017(7),87-90.

[19]錢黎明  新媒體語境下信息傳播的五個變化 《中國記者》2018(7)

http://xueshu.baidu.com/usercenter/paper/show?paperid=1h2206b0ta2404a0pd320r50kt529190&site=xueshu_se

首頁 上一頁 1 下一頁 尾頁
江苏11选5开奖结果公告 幸运农场水果开奖 极速飞艇单号 广西快乐双彩 浙江6+1和江苏七位数有什么不同 最准确的两肖三码资料 1分快3破解器是真的吗 湖北十一选五基本走势 炒股流程 河北麻将1元微信群最新 香港最快开奖现场直播 必多棋牌? 青海快三跨度走势走势图 重庆百变王牌杀号技巧 广西快乐10分 广东好彩1最新开奖结果 捕鱼大富翁赢微信红包